澳门银河娱乐场官方网

时间:2018-05-16    阅读:33 次   

  
  篇一:遥望万宝路

  朋友,您还记得广州火车站出站地道里,曾有一幅人人一眼可以看到的“万宝路”香烟吗?您有过什么感想吗?
  客走在地道间,迎面可以看见一幅气势磅礴的画面:粗犷的中年牛仔,初映沧桑的面庞,两边卷起的牛仔帽下一双炯炯有神,鹰一般犀利的眼睛,眺望着远方。
  深深地吸引着我的视线与心灵,不禁驻足审视。任凭大家流水般的从找身边过去,我的思绪好似追踪着牛仔的身影……
  他以战无不胜的精神置身于广袤无垠的荒漠,大地被烈日、风雨侵蚀出岁月的痕迹,逞现出褐色的干燥。仿佛“得得”的马蹄声由远而近打击着地面,踏溅出一溜土块的烟尘。在那里,需要坚毅、顽强的意志;不屈不挠,战天斗地的精神。
  不畏惧精神上的孤独,坚忍腹中饥渴。勇敢、机智无视荒野的狮子、狼群,一往无前。面对突然出现在眼前路上的,直立起来吐着令人毛骨悚然的信子的眼镜蛇,毫无惧色,与它对峙着,手中紧握随时准备抽出去的马鞭,嘴里依然从容地叨着半支雪茄或是轻轻地嚼着什么草棍……
  过去映在脑海的牛子形象一一展现于眼前。惊天地,泣鬼神,征服大自然,主宰自巳命远,一个区域的民族精神震撼人心。
  不知何时何月,画消失了。我在城市街头寻找,在杂志、电视中寻觅,至今依然不见。它不是一幅筒单的画,画里是一部百科全书,根植于我的恼际,时常在生活中感受鞭策、激励着。
  今天,我仍然清晰的记得那句粤语词:万宝路的世界。
  我爱你,“万宝路”。你给我带来的不是香烟概念,也不仅是一幅画面,恰如邓丽君叙说般歌唱:“不是一点点,也不是一滴滴”。
  
  篇二:遥望西藏
  第一次听见“西藏”这个地名时,是在十岁,一毛一茸茸不谙世事的年龄。天天穿着打着补丁的衣服,在乡野间疯跑。虫鸣是儿时的洋腔小调,蛙鼓就是儿时的闽语歌谣,而乡村就是无比广大的世界。当时,村上有个哥哥要去西藏当兵,全家人都哭天抹泪。一个月的行程,五年的军役,对一个寸土不曾离过乡村母腹的人来说,火车就像一个怪物,这样的远离仿佛天上人间的决别,充满了太多的悲凉与感伤。当光荣的红花戴上哥哥胸前的时候,我躲在送别的人群中已哭成一个小泪人。于是,就深深地记住了“西藏”两字,并急切地盼望着时间能过得快点,最好是一眨眼之间哥哥就能平安归来。
  无缘走近西藏,我只能在文人墨客描绘西藏的文赋里,日夜幻想和寻觅一个真实和清晰的西域。
  西域的雪在下着……一枝枝雪莲花独舞的国度,冰的海拔,雪是哨兵,壮美苍茫、大气非凡,构画了西域风情的绝唱。哑默一样的石窟里,坐满了打坐的佛祖与散花的飞天。不绝于耳的诵经声,婉转迂回在山水影榭之间,宛若天籁……令人洗心濯肺,回肠荡气。
  雪下在红衣喇嘛的鸡冠帽上,下在经卷和被风掀起的庞大的袈裟上,也下在红衣喇嘛心中的菩提树上。他转着长长的经筒,面色*凝重地行走在朝圣的路上。雪下在静谧的玛尼堆上,翻飞的经幡,像一位正对天空倾诉的藏人。灿烂的朝霞将慧光洒满天宇,五彩斑斓的经幡就灵动起晦涩的文字,招呼着苍鹰。(中国散文网- www.pearl-d.com)
  苍鹰,高原的精灵。轻柔地飞翔、盘旋在上空,俯视着朝拜路上一个个转经的人,像在替佛诠释着千年的佛家禅语。
  雪是卓玛抒情的注脚,种下属于自己的格桑花,背负梦想。用奶茶滋润嘴唇,让哈达传递着爱情的神话和传说。举一杯浓浓的青稞酒,看藏羚羊的恋爱过程,一如卓玛的热烈和圣洁。
  天空被婀娜多姿的炊烟缠绕时,穿着藏袍的妇人就开始挤奶了,奶香四溢,点滴都是爱的结晶。
  被高原的紫外线晒得黝一黑的藏牧民,在布达拉宫的广场上,虔诚地转着经纶,一圈、二圈、三圈……身体匍匐在地,以一种最原始的叩拜仪式,昭示着殿顶闪耀的佛光,月月年年,祖祖辈辈,生生世世!
  这里曾是一块蛮荒的土地,驻守着兵戍,奔腾着战马,沉睡着弓一弩一。一位唐朝的女子,在荒凉的古道上,雕塑了自己的命运,咸陽驿的柳枝在她不停息的泪眼中绿了三茬,演绎了一段经典的传说与故事,令古往今来的人感叹!
  西部的广袤与辽阔,西部的文明与历史,不是吃一口糌粑喝一口奶茶,或者跳一段锅庄舞,抑或看上几页书就能了解的程度!它是一本厚重的历史经典,吟唱和咏哦着藏人深邃的意境和沉雄的情感。鞭策着后来人豪情满怀,激*情澎湃!
  
  篇三:遥望那片油菜花

  经过了二十多天的阴雨绵绵之后,天终于放晴了,气温也一下子提高十来度。姑娘小伙们欢欢喜喜地扔掉那身笨重的装束,如扔掉冬天。久违的阳光落在脸上,柔柔的,暖暖的,是小别的爱人用手抚一着你,抚得你心花放。
  一大早骑车上班,耳边恍惚响起一声声春天的问候,带着缕缕清香。原来是路旁的一片桃树林正向我举起一只只红色的小杯盏。哦,桃花,娇一弱妩媚如林妹妹的桃花,已经绽放了这么久,我居然忽略了!是因为先前的绵绵阴雨么?那么,那些晴朗的日子,我视而不见的“绽放”又有多少?“外出时天上是否挂着太阳我不知道”,为生计忙忙碌碌的我,错过了太多太多的美好。
  到了学校,坐在办公室里,做着上课前的准备,蓦然想起,刚才驰过桃树林的时候,好像有一小片金黄一闪而过。那是油菜花吗?一定是!现在不正是油菜花盛开的季节吗?想到这,我抓起桌上的课本和教案,比往常更早来到教室。果然,当我站在门口的走廊上,向外眺望,一小片一小片璀璨的金黄跃入眼帘。可是眼前的油菜花,让我觉得又熟悉,又陌生。我都不知道有多少年没有近距离地观察过油菜花了,但那片把大地渲染得异常祥瑞的金黄,在我的记忆里,从来不曾褪色。我也记得它那绿油油的饱满的籽,可以榨成油。小时候妈妈用油菜叶烫麦饼,喜欢用稻草做的刷子在麦饼的两面刷上兑水的菜油,香喷喷的,我最爱吃。工作以后,炒菜用的油从猪油换成菜油,从菜油换成色拉油,又从色拉油换成调和油、花生油什么的,渐渐地就闻不惯那菜油味了。有一年农历十月二十,县城里举办物资交流会,爷爷从老家带来两瓶自制的菜油,也只是在烫麦饼的时候用一点,用了很久才用完。爷爷死了都三年了,不知道天堂里是不是也有一片属于他的自留地,若有,现在也应该油菜花开了吧。
  这些年县城变化很大,最直观的要数建筑了。小区越建越大,和庄稼抢土地;楼房越长越高,与鸟儿争天空。眼前那一小片金黄的油菜花,只不过是茫茫灰色中的一个点缀罢了。而在我的记忆里,油菜花总是一大片一大片的,像一大片一大片最生态的阳光,在春天里闪耀。如果说桃花是花卉中的平民,那么油菜花应该算是庄稼里的贵族。这并非因为它那尊贵的颜色,而在于它身处百花争艳的春天,却始终那样不卑不亢,不失堂皇的气像。她们不像牡丹,有着大家闺秀的矜持;也不像莲花,有着小家碧玉的羞涩。她们是一群带点野性的乡村姑娘,自自然然,大方大方。她们总是不择高低、不挑贫瘠地开起来,开得遍野都是,黄澄澄的,自有一种不遮不掩的亮丽。
  眼前的那片油菜花,不再是我记忆中的那片金黄。我记忆中的油菜花啊,一大片一大片最生态的阳光,可以观,可以嗅,可以亲,可以让我身化蜂蝶,翩然其中。然而,再怎么变化,我知道,油菜花,你都不会屈身于盆中,成为盆中的风景。
  天蓝蓝,地黄黄,遥望那片油菜花,如遥望一段往日的时光。

中国散文网首发:http://www.pearl-d.com/sanwen/1362403.html

猜你喜欢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2771795825#qq.com(#替换@)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