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银河娱乐场官方网

时间:2018-06-27    阅读:151 次   

  
  篇一:记忆中的农村
  原本富足而幸福的三口之家,过着不缺吃不少穿,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田园式的快乐生活。让我没想到的是,在我七岁那年突然冒出个弟弟,父母告诉我说:“弟弟是奶奶从村边的河水里捞的”,年幼的我就一直想不通,“为什么河水里还能捞小孩”?说起弟弟的降生,还真有一段小小的插曲。当时正好赶上我们国家实行计划生育,提倡少生优生,父母开明,就在村大队报了“独生生子女户”,奶奶受封建思想的影响根深蒂固,死活不同意,非得要父母给我再生个小妹妹,还说“以后孩子长大后不孤单,有伴,不受人家欺负”,最后父母无奈之下又要了一个,没想到生下来竟是个弟弟。一年后由于奶奶脑血栓,半身不遂,无法照看弟弟,我也由于生日太小,学校不收,就理所当然在家照看弟弟,农村村子小,学校两年一次招生,导致我照看了两年弟弟,10岁时才开始上学。我平时在家不是打扫家就是浇菜园,要不就是照看弟弟,我上一年级时不会数数,每当数到99时就不会数了,每次上课就怕老师叫我数数,心里就像装了个小兔子一样“碰碰”乱跳,但经过我自己一年的努力学习,在二年级时我的成绩就赶上来了,再也不用过担惊受怕的日子。
  现在回想起那段美好的小学时光,还是那样兴致勃发。那时和同学在一起玩的最多的就是丢沙袋、跳老驴、骑马打山仗和闯拐子,根本不知道什么是篮球、什么是足球,从没见过羽毛球和乒乓球,让我记忆最深刻的篮球比赛,还是在我五年级的时候,我们的老师篮球比赛。那天,我们班是活动课,写完作业没什么事跑出去玩,刚出教师门口就看见操场上围着一群人,我就好奇的跑过去(还以为有人打架了呢),跑到操场,我个小体瘦,怎么跳也看不到,钻过人群,挤到前面才发现原来是老师们在打篮球,那时的场地条件很差,满场尘土飞扬,还有好多人在不停的喊“好、好、加油”,这是我平生第一次接触到篮球,也是当时我所能看到的最高级别的篮球比赛。
  当然,让我觉得最有意思的就是吓唬女同学了。我们学校组织学生挖黄耗子,所有同学都参加了,只有一个女同学没参加(害怕的原因)。我们几个比较调皮的在一起商量好了,把耗子装进罐头瓶子里带回学校,吓唬一下怕耗子的女同学。回到学校后,我们悄悄的把装着耗子的瓶子放在了最胆小的女生书桌阁里,装作没事人一样,回到座位,等待老师来上课。几分钟过去了,上课铃声敲响,老师慢步走进教室,“上课,老师好,坐下。”话音刚落,只听见“妈呀”的一声尖叫,那个女生夺门而出,所有人都愣住了,老师也惊呆了。只有我们几个人在捧腹大笑,老师见此情形,立刻怒气冲天,把我们几个叫进办公室一顿批评。虽然挨了老师的批评,但是我们几个心里还是美滋滋的,如同获得了全校的最高荣誉一般,手舞足蹈,但是最惨的就是回到家里,挨了一顿打骂。就这样,在充斥着老师的严厉批评和父母的唠叨和打骂声中度过了充满无限童趣的小学时光。
  随着岁月的流逝,让我再次想起许多陈封的童年趣事,一件件往事像黑夜中星星一样在记忆中闪烁,那美丽动听的上课钟声时时萦绕耳旁。真的好想回到那个没有压力,没有竞争,没有任何复杂社会关系的童年时代。它不仅可以让我获得快乐,而且还会让我更加珍惜现实生活中那些看似平凡却又稍纵即逝的美好瞬间。
  
  篇二:记忆中的农村
  时间流逝,掐指一算,参加工作已有4年之余,父母也已经离开土生土长的农村,搬到了城里和我一起生活,安享晚年,我也已经为人丈夫,成家立业。但我仍无法忘记有着美好童年记忆的农村老家,那里有我童年的伙伴、有我无法忘却的父老乡亲、有我亲手浇灌过的菜园,有我最喜欢吃的葡萄树,有我曾经修理过的泥巴墙,还有那条从小养大的忠实的大黄狗……我是农民的儿子,有着农村人的朴实与厚道。父母是勤劳、坚强而有信念的地地道道的老一辈农民,也是我们村子里出了名的能干人。
  曾经记得在我很小的时候,每到春天就经常站在村子河边,看父亲下水捞鱼柴,刚刚初春解冻的河水是透骨的冰,一般人是不敢下水的,当时由于生活拮据,父亲为了在夏天家里柴火够用,就根本顾不上河水刺骨的寒冷,听不进母亲的劝说,每次父亲都说,“要不现在趁着老河来水把柴火弄够,夏天还得另外去搂柴火,这时整够了,等以后就不用为柴火的事担心了,而且等到春耕的时候就可以安心的耕作了”。所以母亲每次劝说都以无果而告终。看着父亲冻得发紫的嘴唇和让水泡烂的棉裤,年幼的我唯一的想法就是“我一定要读书,绝不在家种地”。(中国散文网- www.pearl-d.com)
  每年入冬以后,在别人每天都在打牌玩耍的时候,父亲总要每天上午都挑着挑子到大街小巷捡猪粪,为了第二年给庄家当肥料(当时根本买不起化肥)。等吃过了午饭,拿上磨好的劈斧,到山上去砍柴,我经常也跟着父亲去砍柴,父亲砍下一块我就给捡起来装到框里(大小块分层装),每次父亲劈累了就坐在木堆上,给我讲怎么样劈才省力气,把干活的技巧讲得头头是道,年轻的我也确实学习了很多劈柴火的技巧(有时我还拿起来也劈两下)。等劈够两框后就算完成任务,多半这时也已经太阳将近落山,父亲挑上劈好的柴火,我为父亲提着劈斧,很有收获的屁颠屁颠的跟在父亲身后,但那时我很少说话,只是觉得农活太累了。记得每年冬季父亲劈好的劈柴都能卖好多的钱,劈够一马车就拉到集市去卖掉,买点家里生活用品,偶尔也给我买个冰糖葫芦,那时能吃到冰糖葫芦真是幸福死了。
  等到了夏天,父母的农活开始忙起来了,可能是农村的孩子早当家的缘故吧,我每天放学回家洗碗、做饭成了我的习惯。当时只有九岁的我个子不高,比同龄孩子还要瘦小,虽然只有农村的锅台那么高,但是为了父母下地干活回家后能吃到热呼呼的饭菜,我每天放学到家后先写作业,完成作业后就烧火做饭,有几次由于边写作业边做饭,把饭给做糊了,母亲回来后还打骂过我,当时心里很不理解母亲的行为,有一种恨的感觉,到现在还记忆犹新呢(不过现在已经想通了)。随着年龄的增长,上了小学的我也逐渐学会了很多东西,一年四季帮父亲收拾院子、打扫房前屋后、收拾马厩、喂马、放马全成了我的“专利”。
  那时的我天真、幼稚,根本就不懂什么是生活,什么是日子,受父母的影响,有一双勤劳的小手和一颗善良的心灵,还有那刚直的性格与敢闯敢拼的胆识。曾无知的认为上学比上山干活轻快,但确从不知上学的意义是什么,那时真的无知透顶了(现在想想真是可笑)。每天虽然有父母的责骂和唠叨,但是一旦与小伙伴在一起玩耍起来就会忘记所有的烦恼,基本上处在没有理想,没有目标的随意的生活状态之中,可以说是:简单、快乐、单纯,父母就是我的天地。三口之家过着不富裕但也不算贫穷的纯朴的乡村生活,幸福而满足!

中国散文网首发:http://www.pearl-d.com/sanwen/1375067.html

猜你喜欢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2771795825#qq.com(#替换@)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