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银河娱乐场官方网

时间:2018-07-10    阅读:19 次   

  
  篇一:难得糊涂

  出自板桥先生手书的这四个字,可以作为书法悬挂于中堂之上捧茶品读,亦可以做为人生的座右铭刻于牌匾碑额,其实,这四个字道出了板桥先生一生的沧桑感慨,只是,局外人难以体味其中的甘苦而已。
  我们经历了无数的坎坷和挫折后,再读“难得糊涂”四个字,仿佛一下子就明白了,就读懂了,就理解了板桥先生。
  细读一部中国史,清朝末期可以说是最为黑暗,最为腐朽,最无能的时代。在这样的环境中,身为一名小吏的板桥先生又当如何呢?因为他清醒,他正直,他又满腹经纶,他有一腔报国之志。因此,他心系天下而又无力回天,他常常被日渐衰退的国势折磨着,常常被自己的良知煎熬着。他无法糊涂。
  可他又怎能不糊涂呢?虽然位卑却身在其中,官一场中种种丑态了然于胸,那些不计国家之命运,不顾百姓之死活,醉生梦死,贪渎枉法之徒横行于朝野。庞大的官僚机构就像一个垂死的病人,贪婪地挥霍着最后的时光和有限的钱财,一步一步走向死亡。他就像一位医术精湛的医生,能切中病人的要害,却无法提一供医治的良药,即使提一供了良药,也会被人家嗤之以鼻。他无可奈何,唯有糊涂了事。
  “难得糊涂”满浸着他的心酸。看似洒脱和玩世不恭,实则充满了屈辱和无奈。企盼国家昌盛却眼见国势日渐衰败;想为国效力却报国无门;身位官吏却屡遭羞辱;想做一个不问世事的糊涂虫却难得。个中滋味谁能了得?
  在我们的生活中,能做到事事明白的又有几人?如果做到事事明白,其结果又将如何呢?为官者贪渎枉法,人人心知肚明而又无可奈何;国家的政策法规白纸黑字明明白白,却得不到贯彻执行,百姓看在眼里也只有摇头叹息。很多事情,你知道发生了,有了意料中的结果,或者有了出乎所有人意料的结局,但怎能知晓其中的玄机呢?不是常常在银屏报端看到一些明白人,无法叫自己继续糊涂下去,将那些龌龊之事大白于陽光之下,到头来是遇见了一个又一个“糊涂”的有权势的人,虽然言之凿凿查有实据,却也被束之高阁,不了了之。倒是这些“明白”人,被稀里糊涂地整“糊涂”了。
  这“难得糊涂”又有“退后一步天地宽”的意思,在很多事情面前,不妨装一下“糊涂”,事情可能就会有所转机,就会出现更大的操作空间,也许会出现大家都想要的结果。事事咄咄逼人,倒不如偶尔“糊涂”一下。
  真正做到在世事面前都“糊涂”实在难得。但如果我们凡事都“糊涂”又如何了得。可是在有些事情面前我们不“糊涂”又当如何?是的,“糊涂”是一门生活的艺术,也是一种风度,一种胸襟,一种修养;“糊涂”又是一个推诿责任的说辞,是败坏社会秩序的魔咒,是麻醉心灵的毒一药。
  诸葛一生唯谨慎,吕端大事不糊涂,糊涂与否应相事而动。:“聪明难,糊涂尤难,由聪明面转入糊涂更难。放一著,退一步,当下安心,非图后来报也。”简单四个字,有几人能参得透?
  
  篇二:难得糊涂
  清晨,太阳的触手刚刚破晓,东方地平线上现出了欲出未出的光影涌动。
  我站在阳台上,这儿是城市的制高点,眼前全都是繁华的市区的街灯路火。在昼与夜昏淡中一切都显得是亮晃晃的,似乎一整夜里,这个城市,没有入睡,连个打盹都没有。它就像是一位精明的检察官,一直都在观察着盘算掂量着每一个城市里的人,日不止,夜不息,包括你和我。
  雾霭湿润湿润的,飘逸着一种若有若无的味道,晨曦的味道,很清新,很讨人喜欢。雾气把整个城市都裹上了,一切都酝酿在了迷朦中。望远方,一切像是都隔着一层纱,一帘幕,一座山,一重天。这看起来倒是很不错的,满满的都是朦胧的美。高楼的棱角突兀圆润了,不再扎伤我的眼;路灯的点点光色,居然也成了荧虫光亮盈盈,倒是没想到城里竟有这诗意。雾里的城倒是让人挺享受的。对吧?精明的城市检察官,我想你的精明也足以发现了。(中国散文网- www.pearl-d.com)
  我是个大近视,每每眼前躺满横倒竖歪的大小参差的“E”时,在我眼中总是成了一片的浓淡墨点,完完全全就成了一副斑驳的泼墨山水画。那怕是最大最张牙舞爪的那个,也是挤尽眼力都瞧不出个端倪。但人类总是最最善于观察的也是最精明的,发明了一个叫眼镜的东西。也许我们之类的人对眼镜这东西倒是挺推崇的,毕竟有了它,你就会恢复一个清晰河山,让你有足够的精明能耐在城里活下去,让你可以把生命玩得更加花俏。
  偶尔摘下厚重的框框镜,那个看似冰心玉壶般洁净的镜片充满了现实主义,离了它,便不在为你服务。狠心的告诉你:“清晰不属于你”。世界刹那间就光影交错,色彩的杂淆。成了一张硕大无朋泼彩画,零乱的美意纷呈夺目。看什么都不清晰了,一切都成了斑斑点点。弥漫的尘埃消失在我的视线里,空气好似就洁净了。花草的尽态极妍,我看不到了,只是觉得它富态了,圆润了。人影模糊了,不再是线条分明。人心也模糊了,看不到内在的色彩。一切都似乎美好了,世界也好像是因模糊而明朗了,简单了。
  何必受鼻梁上那副东西的钳制呢?模糊自有模糊的美。何不撇下它,把它抛诸脑后。世界是自己的,它又有什么权利,能肆无忌惮的跑在我视野的前方,代替我首先享用一切世界的美好呢?
  生命中,总有这样的两个人:一个是明朗的城市,一个是迷朦的城市;一个是厚厚的镜片,一个是怎么看都看不清楚的眯眯眼。前者,我习惯称他们为聪明的人,后者则称为糊涂的人。聪明的人,往往能够把世界看得透彻,把一切都尽收眼底,甚至于早任何人一步去看世界,把世界看尽看透,并一切事都早已在心里掂量好算计好,只是等待一个他心里早已预计好的时机,去达到一个他预计好的结果。糊涂的人,却总一切都看得迷糊,做得也迷糊。事情看得迷糊,即使是过去许久,也不会发现事情的端倪,不会清楚发生的来龙去脉。这样下来时机只能求是不期而遇,结果更加是不必说了。总而言之就是迷迷糊糊的活着。倒是,就是因为他的迷糊,在做任何事的过程中,他不会去钩心斗角,尔虞我诈。永远都是活在自己认为的美好中,永远都是最乐观最快活的局外人。在他的眼里,只要自己好好活着,身边的人活着,一切就够了,因为这就是他的世界,他的生存之道。迷糊者,永远都会笼罩在朦胧的庇护下,享用无尽的朦胧的美。
  生活总爱玩摇滚,兴喜高节奏。这也容不得我们糊涂了。但也许,有朝一日,我可以放下一切,放下城市,放下世界,糊糊涂涂的过上那么些时日,想些干些糊涂事,把自己放逐,把自己投闲置散。
  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难得糊涂,一切功过是非就容得他人说去。
  我只是一个糊涂的人,只需糊涂的活着,就够了。

中国散文网首发:http://www.pearl-d.com/sanwen/1378022.html

猜你喜欢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2771795825#qq.com(#替换@)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