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银河娱乐场官方网

时间:2018-09-19    阅读:52 次   

  
  篇一:奥,你还在这里
  好些日子没有真切地触摸文字了,今儿这么突然拾起笔,我脑海最先浮现的是那个春天晚上后门口桃树下穿着月白衫子的姑娘,我也那么轻轻地问一声:“奥,你也在这里吗?”
  文字就像一条河流,缓缓地流淌,一路走过,给经过的人留下美好的风景,以及心灵深处的触动。之前有段日子看不下去书,就索性没沾,也没动笔写东西。可巧的是前几天莫言老师获了国人一直很看重的某奖,我也就趁着热来更深入地了解下莫言老师的作品。早先我看过《生死疲劳》和《蛙》,其他的作品也囫囵吞枣地浏览了下,说实话我没完全看懂。可能是我年岁阅历不够吧,没经历过一些事,就没有那种深切的设身处地的感触。
  我从小就喜爱文字,整天在本子上歪歪扭扭地勾画,心里不自觉地感到一种没有理由的亲切。后来上中学了,字也认得差不多了,就埋在书堆里啃这些“精神大白馍”。书读得越多,越感到自己知道的少,看别人的文字,自己也会受益匪浅。
  文字有一种诱惑,似步履轻盈,飘飘白衣的姑娘,浅浅一笑,心神荡漾。文字有一股力量,像个浴血奋战的钢铁般战士,振臂一呼,慷慨激昂。每个作者都有属于其自己风格的文字,但所有真正的文字都是来自他们心中最真实的呼喊,都是心灵轨迹的描摹,大千万象的勾勒。
  也许是社会节奏的加快,物欲繁冗,真心爱文字的人越来越少了。我很庆幸我还是爱文学爱文字人群中的一分子,文字不会抛弃任何人,它永远在那执着地反映这苦笑悲喜,云舒云卷。
  
  篇二:如果你还在这里
  当今年的最后一分钟悄然而过的时候,这一刻,站在十五层高的楼上,俯瞰楼下那灯火阑珊的街头,一种莫名的酸楚涌上心头,又一年过去了,为什么在看那些曾经的故事还是在心头悄悄的浮动着,说不出谁对谁错,道不尽前尘旧事。在时隔这么久之后,那些岁月留在身上的纹络还是那么的清晰可见。
  曾经不停的说着要忘记的容颜,到今天还是那么的记忆犹新;曾经发誓要遗弃的纪念,现在仍被意识保留在最深最莫测的地方。曾经抵死拒绝的温柔是此刻最深的想念。不明白这样的心理是从何而来,只是一味的倔强,以为这样可以不被你看穿我的脆弱。
  翻看着以前的日记,那天的纸上赫然记着你问我的话,说“如果有一天我死了,你会不会流泪;如果有天我说想要抱抱你,你会同意吗?”早已经忘了当时是怎么回答你的了,依稀记得当时暗笑你的唐突,现在忽而又看到了,就又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感觉。
  曾经以为远离了,也就不再会有伤痛,所以因为害怕互相伤害而试图远离,绕了一圈才恍然发现,所有的弯路都是在检验真情。你曾经说过的“有些东西是不用检验的”而我们却都忘记了。看那陌生城市里的高楼林立,霓虹闪烁,仍然遮挡不住内心的失落,当彼岸的繁华落尽,追寻了许久而又依旧茫然的时候跌跌撞撞地回到起点,才发现,原来一直想要追寻的生命里动人的乐章早已在不知不觉中悄悄上演,只是剧中人还徘徊在迷惑的边缘。(中国散文网- www.pearl-d.com)
  如果有天你死了,我不会流泪,我只愿静静地看着你,抱着你,不说一句话,就这样静静的,因为安静的时刻正是我思念你的时刻。你是我此生最美丽绽放的相携者,是见证彼此璀璨蜕变的唯一者,是失落尽头想要找寻的温暖所在,是竭尽此生想要呵护的珍贵。我不会流泪,此生为你流的泪太多了,足以泛滥成海,为你吃得苦太多了,所以不觉得抱歉,而今生不论生与死,咫尺或是天涯,在我心中,你,依然如初。
  如果有天你说想要抱抱我,我不会拒绝,因为这辈子最安心的时刻就是窝在你的臂膀里。离别的太久太久了,而只有在这温暖的臂膀里,我才不会失眠,才不会被噩梦缠绕,才不会半夜醒来泪眼朦寻找丢失的怀抱。不论是哭,是笑,是疾病,是灾难,你的胸膛,是我最温暖的港湾。你习惯把自己放在一个众人看不到的洞穴里躲藏着,没有关系,我愿意在洞穴外守候着你,不说话,安静的等候,但当我需要你时,你要伸出你的臂膀。就算是只剩下这一次可以拥抱的温暖,我也不想错失,我会深深地记住你的味道,你的温暖。在很久之后这仍然是我享用不尽的财富。
  如果你还在这里,我会用最温柔的声音告诉你我的爱恋,用最温暖的怀抱为你驱走严寒。
  如果你还在这里,我不再任性,不再堕落,不再沉沦
  如果你还在这里,我的生活不会是如此的不堪
  如果又如果,还是存在于没有你的世界里,还是坚强的支撑着,支撑着不去崩溃,不去绝望,因为曾经答应你的要好好地生活着,为了那个不可补救的遗憾......
  而此时,你还存在于世界的某个角落里,这就足够了。尽管你不在我身边,知道你活得好好的,就是上天给我最好的恩赐。曾经的过往就如同白驹过隙一般,我们亦是如此…

中国散文网首发:http://www.pearl-d.com/sanwen/1396213.html

猜你喜欢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2771795825#qq.com(#替换@)
展开